当前位置:七一历史网首页 > 国际史>正文

军统女特工卧底

发布时间:2019-10-24 16:51:03
点击: 5
点击:

全国一片哗然,

1935年11月25日,大汉奸殷汝耕在日本的支持下:宣布在通州成立"防共自治政府",通电全国。这个"政府"辖冀东2市22县。自任主席,800万人口,面积3万平方米,殷汝耕此举,事先得到蒋介石的认可;将由一封亲笔信致殷,专门说及"冀东政府"。不意他一发。

殷汝耕装聋作哑不予理会倒也无事,

言下之意这是蒋介石让他干的。

各界爱国人士纷纷指责殷汝耕此举系"投日人之好!卖国求荣"!连内一些高级官员也发表声明予以谴责,偏偏这家伙既做婊子,又要立牌坊。称此举是"孤城孽子。忍辱负。

蒋介石坐不住了;

暗暗后悔当初不该把这层意思成文留给殷汝耕。

蒋介石召见戴笠。

速速派人前往通州殷汝耕处将这封信札搞回来;

仰承圣旨,殷汝耕这番话传到南京;如今这厮倒然而以此拿大了。经过反复思量。下令由复兴社特务处负责;戴笠将这项命令下达给了女特务向影心。向影心原是杨虎城的17路军驻京办事处主任胡逸民的姨。

便以重金将向影心收买了,

蒋介石对于他的部队了如指掌,

向影心干脆公开了自己的特务身份。

一年后,

后来蒋介石命令戴笠了解17路军的情况,等到杨虎城发现情况不妙。外人都还知道她是戴笠的姘头;责令胡逸民严查时。戴笠将向影心安排在身边占有了一年,就将其打发到复兴社特务处设在杭州的高级特务训练班去接受训练。成为复兴社特务处的一名美女。

向影心从特务训练班毕业。向影心接受使命后,先按照戴笠的安排跟驻守北平的29军军长宋哲元取得了联系。戴笠指示她利用色相干了几桩重要差使,由宋哲元出面向殷汝耕推荐前往通州"自治政府"谋一小。

1935年12月下旬的一天。

向影心前往通州殷汝耕官邸;表弟李启明在会客室接待了向影心;一番询问弄清楚她室由宋哲元将军介绍来的后,殷汝耕的卫士长,便拿着向影心出示的宋哲元的函件前往里面殷汝耕禀报,殷汝耕在他的办公室里接待向影心,盯着她注视良久后方才开口说话,他惊异于向影心的年轻。

很欢迎向小姐来他这里工作,

又问向影心自己认为事宜干什么差使?"如果殷主席这里抄抄写写的差使。向影心欠身道:我想我是能够胜任的,"巧得很,"殷汝耕笑笑说:我这里正好需要一个誊写员!"于是当即按铃唤来。

并给她安排住宿的房间。

吩咐说让这位宋军长荐来的向影心小姐干誊写工作;你带她去见机要室刘主任。殷汝耕对李启:

向影心跟着秘书出门后;"依你看来;这位向小姐是干甚么来的,"李启明是一介武夫;不假思索道:粗鲁简单。"她不是来投奔主席您的吗?"但殷汝耕却认为向影心是宋哲元派来的。

他能不记恨!

因为以宋哲元身兼29军军长。平津卫戍司令长官,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,北平市长,哪里安插不下一个小小的誊写员,河北省主席数职之权;派这女人来摸底的。因此估计宋是不安好心!这个自治政府;人口都是从宋哲元受理捋过来的。但宋要想动脑筋,只有派人来。

便每天8小时上班,

在机要室干些誊抄无关紧要的公文的活儿,

这样一晃10天过去了,

拿到他只能听日本人不停蒋介石招呼的证据,摊到老蒋面前,就是来卧底找证据的。殷汝耕对向影心宣布,这个向影心,即日起你担任我的私人秘书向影心在殷汝耕官邸待下后,她未能挨近殷汝耕身边,不禁暗自着急,只得耐着性子等待时机,殷当耕的秘书送来一件紧急公文,却也无可。

办化室除了向影心外,

向影心接过公文一翻,

"这么多字,

让即刻抄写。其时已过下班时间,还有机要员吴祷清。有十几页;不下六七千字。她揉揉近日抄写得已经发痛的手腕,面有难色;"秘书也很为难。我一个人抄到几!

这是殷主席亲自交下的急件。

"向小姐。有关明天举行驻屯军和自治政府会议的顺利进行,必须连夜抄写"他转了转眼珠子。眼光从向影心脸上移到吴祷清那里,"是不是这样跟吴先生商量一下:帮着抄一半,"吴祷清是殷汝耕的远亲,他负责掌管机要室文件柜。

两人一直抄到9点多钟才抄完,

便请向影心替他去取钥匙。

所有人包括机要室主任在内要取文件,都必须经其之手。他听秘书这样说:只好点头!公文送走后。吴祷清请向影剧院心去外面吃夜宵,两人走出官邸;吴祷清忽然想起把文件柜钥匙忘在办化验室了,拐了弯往前走了一段距离;得回去拿,但他刚转向奔出没多远;就摔伤了腿无法行走。向影心返回官邸拿了钥匙走出大门,正好跟从外面巡查回来的卫士长李启明等人打了照面!便拦下后让卫士把她带到。

没搜出什么?

李觉得向影心可疑,叫帮厨房的老妈子动手浑身上下搜了一遍,先不吭声,向影心看出其中有诈,待到搜毕。她才发作;由老妈子搜去;冲卫士长喝道:"姓李的,你凭什么胡乱?

"向影心料想得不错,此事确实有诈。殷汝耕好色!初见向影心就条件反射似地产生了一股占有欲。但他毕竟还有点头脑?提醒自己切勿"色令智。

等先弄清对方的真实身份后再作决定,

他便让吴祷清,

或占有,或逐走;李启明合谋搞了这么一次试探行动,按照殷汝耕的想法,向影心如确是宋哲元派来卧底盗窃他和日本人勾结的证据的,那么如果给她提供一次获得机要室文件柜钥匙印模的机会。她当然绝对不会放过的,向影心早就料到蒋介石的那份信札不会放在机要。

因此对机要室文件柜里的密件并无兴趣,

也没有打算过要走这样一步,

身上也没有备橡皮泥之类的复制印模用品;李启明就落了空,向影心却不肯罢休。硬把他拉到了殷汝耕面前去讨公道:殷汝耕装模作样听了向影心的申诉;又问了李启明,当堂断案;卫士长无端。

次日下午下班前。

下班后;

向影心打扮了一番,

他斟了酒笑容可掬道:

处24小时禁闭。向影心莫名受屈,殷汝耕派秘书来机要室通知向影心。增发一月薪水赔偿精神损失,殷主席请她去内宅吃晚饭,向影心闻之窃喜;这主儿要上钩了,不慌不忙地去了内宅。殷汝耕准备了一桌酒菜款待向影心,以致发生昨晚严重冒犯小姐尊严之事。这个责任应由我。

今天特设便筵为向小姐赔礼压惊,"向影心举杯。压惊倒有必要。"赔礼不敢当,多谢殷主席丰情。

"一个多小时下来。向影心已经喝了4杯酒。脸上桃色盈盈;益发显得楚楚动人,殷汝耕看在眼里,拴不住臆马心猿,把椅子挪了又挪;渐渐向对方。

遂开始挑逗。

忽颦忽笑。

殷汝耕被她这么一挑逗。

向影心知道时机已到。轻抿浅笑。或微翘上唇。或眼角生春,流光溢彩,千娇百态。心移神摇,戴笠的美人计终于得逞了,殷汝耕在官邸其实并无多少公事需要。

即日起你担任我的私人秘书,他又设有秘书室,所以向影心这个私人秘书毋需直接处理公文杂务;她的工作就是整天陪伴殷汝耕,向影心已经探知了殷汝耕的一切秘密。戴笠所关心的那封蒋介石的亲。

半个月下来,殷汝耕已经交给北京东交民巷的一家外国银行保管。向影心鞭长莫及,无咒。

但她还不敢自作主张撤回南京。只好通过联络员向戴笠请示!通州城里有家两开间门面的"明星照相馆",这其实是复兴社特务处北平站设在殷汝耕眼皮底下的一个情报点;老板即是向影心与南京复兴社特务处本部机关之间的联络员。避开陪同卫士的眼光,把一个纸团塞在老板手里。3。

戴笠命令向影心寻机杀死殷汝耕,

照相馆老板前来殷汝耕官邸送照片,乘机送来了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包包。一把无声手枪和一包毒药。里面是戴笠给向影心的一封密写短信。事成后撤回南京,向影心接受使命后思忖要解决殷汝耕不是一桩。

躺在床上想着行刺事宜。

认为今晚是下手的机会,

慌忙把手枪往枕头下一塞便进了卫生间,

无声手枪不会惊动门外警卫的。主意打定;乘他晚上熟睡时一枪就了事,殷汝耕接受日本华北驻屯军之邀;去北平密晤要事,向影心一觉睡到次日日出,当晚未返,便拿出手枪检查,这时她忽然腹痛。

向影心刚进卫生间,

也是合该有事。小勤务就进来了,准备作例行打扫,也没有留意卫生间的门关着。他见室内无人。以为向影心已经起床去用早餐了;便动手整理。

殷汝耕有严令,

就发现了手枪,一翻枕头;不禁大吃一惊,卧室内不准携入刀枪凶器,眼前这手枪是怎么回事?向影心从卫生间出来了,小勤务把手枪拿在手里正看着,见状大骇。小勤务见向影心从卫生间出来了,意外之余先是惊慌,后见对方神情比自己还惊骇。情知。

自然而然就想到手枪上去了,于是壮着胆子道:不准携枪入室,殷主席有令,您怎么把枪带进卧室来了?"向影心强迫自己镇定。

不打子弹的,

那打什么?

""喷火呀!

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;微笑道:"小家伙,这是一把玩具枪,你不知道:殷主席允许诉在房间里的,"小勤务半信半疑;"不打子弹,五颜六色的火光,""是吗?"向影心乘机把手枪拿。

"不信我打一枪给你看看,

卧室里有暖气,

却不料向影心突然把枪口对准他的眉心就是一枪。"小勤务好奇地看着向影心摆弄!不适宜密藏尸体;向影心便拖出一口大皮箱,腾空后把尸体装进去。把皮箱拖到了阳台上,外面冰天雪地;一时不会。

面殷汝耕怕冷,

向影心从卫生间打来水;

就不敢往下想了。

从不打开门窗,近日不会被发现的,处理完尸体后。把血迹洗擦掉;又打开窗户让血气味散发出去,她考虑如何走下一步,很想一溜了之;但一想到复兴社特务处的森严纪律,发现小勤务不见了,那会不会。

如果因此而来一个全官邸大搜查,那不是就暴露了,这事应该如何应对;想来想去,向影心觉得只有赶快把手枪扔掉,没有证据;她揣着手枪下楼。即使查到尸体也可以抵赖的。假装散步;趁四下。

把手枪扔进了花园里的那口水井;殷汝耕从北平返回通州,果然没隔多久就叫小勤务了,便让卫士去找。叫了几声不见人来,找了一阵没有。

发了一通火;

竟不再提起了;殷汝耕怀疑逃跑了。向影心暗道"侥幸";向影心没了手枪,原先的方案成了泡沫,但殷汝耕似乎有一种"有人行刺"的预感似的?只有靠那包毒药来完成使命了,对安全防范十分重视;一日三餐,餐餐由一个信得过的老厨师专门制作,有专人尝食。

上桌后还亲自用银针检验。

那个茶杯是特制的,

气候奇寒,

"今晚天寒。

他喝的茶水也是这样。瓷壁上镶嵌着数条银丝,泡一遍擦拭一遍,始终银光闪闪,只要发现颜色有异,就马上让医生化验,这天晚上,天降大雪,殷汝耕对新勤务兵说:我要早些。

你去对厨房说:

让他们早一点把药汤送来,每天临上床前要喝一碗由一位老道士提供的秘方配制的药汤,向影心这两天一直把脑筋动在饮。

"殷汝耕为了壮阳。

没往药汤上去想。

此刻无意间听殷汝耕这样一说:

但这件事想想容易,

还要当着殷汝耕的面喝一口。

不禁蓦然一喜,我何不往药汤里下毒。做起来却也颇为犯难。那药汤是由负责殷汝耕伙食的那个老厨师熬的,盛进碗后即刻端送到殷汝耕面前。熬的过程中必须人不离灶,使殷汝耕确信。

现在向影心要想在药汤里下毒,

这才算数,只有等候这样一个机会,当殷汝耕喝到一半时,从这天起;伺机下毒。向影心每逢殷汝耕喝药汤时便站在一边和他说话;手掌里攥着那丸毒药,耐心等候着机会,一连三日。始终没有下手机会。暗自心焦,却不得不假装平静,她不时惦着卧室阳台上皮箱里藏着的小勤务的尸体,第四天。

卫士长来报告,

殷汝耕喝汤药时,日本顾问有急事求见!殷汝耕不敢怠慢。一面整理衣衫往外走。那碗喝了几口的汤药留在桌上,向影心。

喜得差点笑出声来,

升腾着热汽,马上把毒药放进碗里,穿上大衣就往外走,那边听说使命已经完成,出了大门直奔"明星照相馆";立时派人领着向影心出城。复兴社特务处北平站站长马汉三当晚接见向影心;雇了辆马车快马加鞭连夜前往。

了解情况后马上让报务员向南京复兴社本部机关拍发电报告捷,其时已是凌晨4时;睡眼惺松一看电报。戴笠被人从睡梦中唤醒,欣喜若狂;马上传令。

他以前曾因轻信下属禀报,

要去向委员长报告。但等到副官进来报告车已备好时!戴笠却改变了主意。说先不去见委员长了。将未经证实的消息向蒋介石报告了。后来蒋介石发现是假的,大发。

"戴笠这一步算是走对了。

殷汝耕和日本顾问谈了一会结束回到卧室时,

发现那碗汤药已经凉了,

只顾在备忘录上记着刚才跟日本顾问谈话的要点,

赏过耳光,所以这次戴笠吸取教训;宁可迟报也要查实,戴笠站在床前眨了眨眼睛;"通知电讯处马上跟北平站联系。让他们报告详情,殷汝耕并未殒命。向影心已经离开官邸了,殷汝耕却以为她去几位姨太太那里串门了;也未留心。

厨师双手端着放药碗的托盘走进卧室。

放这儿吧!

殷汝耕听见声音侧脸一看,"哦热好了!我写完了就喝,"厨师还是按照惯例端碗喝了一口药汤?他刚把碗放回桌上。猛觉得腹内就你燃起了一团火,那火越燃。

双手捧住了肚子翻倒在地上,

灼灼发烫,烫得满腹好像已经沸腾了似的?他无法忍受,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叫,双脚乱抖,浑身。

愣了愣方才扯开嗓门大喊,

刚抬出官邸大门放上马车厨师就一命呜呼了。

殷汝耕大惊。一跃而起,却不知如何是好!"来人;"卫士长李启明带着两个卫士奔进来,一看情形也是大惊失色;马上指挥卫士把厨师送医院去急救,指着瓷碗道:殷汝耕回过神来;"有人下毒,"李启明倒镇定,"主席。

我在这里保护您,投毒案犯跑不了;马上封锁官邸。包围厨房,"殷汝耕这时才想起了向影心,他还以为向影心在姨太太那里串门,正待让人。

出动人马挨家挨户搜查,

一定要抓住向影心。

但他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死于非命的下场1945年9月?

几个姨太太听见动静都涌了过来;殷汝耕见内中没有向影心,顿时生疑,"向小姐呢?"几个姨太太都说没有看见,殷汝耕终于恍然大悟,"他妈的,一定是这婊子干的好事!副官呢?传老子令,全城戒严。"数千名军警折腾了一夜半天,殷汝耕气得眼冒火星,自然一无所获,拍案大骂宋哲元,由于厨师当了替。

殷汝耕总算死里逃生;

抗日战争胜利。殷汝耕在天津被国民政府以"汉奸罪"被捕,后将其押解到南京受审,国民政府高等法院公开。

褫夺公权终身。

10月31日,犯下通谋敌国,殷汝耕在"七·七事变"以后;图谋反抗本国罪,判处死刑,财产依法没收,宣判后,殷汝耕被押赴刑声。执行枪决,本主席对下属管束不严。向影心去照相馆拍照,向影心决定在一两天内就下手,殷汝耕一。

便让唤来老厨师重新热。

关键词标签
我要说两句
热门推荐
类似文章
推荐链接
最新更新